微信扫码
返回顶部

CHINA NEW 东方法制频道


  新视角·新世界·新事件


热门推荐

最新发表

您的位置: 东方首刊 > 军事新刊 > 新闻热点

内蒙古乌兰浩特:合同纠纷判成合同诈骗当事人蒙冤入狱八年六个月

作者:Admin 日期:2019-09-11 点击:33

“我愿意为你女儿王丽丽出谅解书。我的初衷只是想要回我的粮款,没想到会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。”2019年8月19日,当吉林省大安市舍力镇的王连军拨通了内蒙古兴安盟人韩强的电话,协商女儿王丽丽与韩强之间的粮款纠纷时,韩强在电话中说了这样的话。事情究竟是什么样的?记者见到了王连军,从他口中得知了事情的经过。

据王连军介绍,2018年9月8日上午9时左右,女儿王丽丽在白城给他打来电话,说让他给安排32万元粮款还给客户,但是没说是哪家客户。当时王连军手里没有那么多钱,所以没有马上给她打款。

不久,王丽丽又打电话说欠客户42万元粮款,已经给了客户10万元,剩余的款让王连军安排,王连军说得给几天时间想办法。当韩强再次给王连军打电话时,他才知道女儿欠款的客户是韩强。韩强的大哥给王连军打电话催要粮款,限定日期是当天。

王连军说:“他们又让王丽丽给我打电话,让我把欠款送来,他们才放人,我这时才知道女儿被韩强和他大哥控制在车里,人身自由已经受限。可是我手中根本没有那么多钱,我跟他们说,可以卖王丽丽的楼和车还款,也可以借钱筹钱给他,但是得需要几天时间。我告诉韩强和他大哥,他们这种行为涉嫌非法拘禁。没想到的是,他们感觉事情不妙,就把我女儿从白城用车载到了乌兰浩特,于下午4点左右把她送到了公安局报案,说我女儿对韩强实施了诈骗。”

让王连军意外的是,2019年8月6日,经乌兰浩特市人民检察院公诉,乌兰浩特市人民法院审理,对王丽丽一案判决如下:被告人犯合同诈骗罪,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十万元。责令王丽丽向韩强退赔人民币328857.60元。对于这个判决,王连军连连喊冤,称要为女儿洗脱这个不白之冤。

那么,事情的原委到底是怎么样的呢?王连军说:“我女儿不涉嫌合同诈骗,是韩强的不当行为和不实言语,使公安机关、检察机关、人民法院在判案时偏离了方向,作出不利于王丽丽的结论。王连军向记者描述了王丽丽与韩强之间的合作过程——

2018年8月末,韩强在乌兰浩特市与王丽丽电话联系,定购了280吨玉米,双方约定由王丽丽负责将玉米送到韩强指定的锦州港禾丞粮库。8月31日至9月2日,王丽丽雇佣了4台车运送玉米,并将车辆信息通过微信拍照发给韩强;9月1日 、2日,王丽丽将粮食出库单通过微信拍照发给韩强,韩强分两次将货款428857.60元通过网上银行转账支付给王丽丽。

车辆驶出后,锦州港刘绍香通过微信与王丽丽联系,商谈买玉米事宜。因刘绍香一直与王丽丽有合作,双方信誉也非常好,王丽丽决定先把4车玉米分给韩强和刘绍香双方每人2车,之后再联系货源,分别再给双方补发货。于是,王丽丽收下了刘绍香两次通过转账方式支付的玉米款440210.00元。

乌兰浩特警方调查结果显示,当日王丽丽发给韩强的2车粮食运达指定的锦州港禾丞粮库进行检验时,检验人员告之粮食霉变超标,粮质检验不合格,发给韩强的这2车粮食被粮库拒收。无奈之下,王丽丽又把车派到锦州港的另一家粮库检验,粮质还是不合格。刘绍香获知情况后,揽下了这2车粮食并把粮车带到其他粮库检验。检验合格后,刘绍香把这2车粮食记在了自己的名下,这就相当于刘绍香后来居上,完成了与王丽丽的交易,而韩强只能等王丽丽再给他筹集粮食。

实际上,当时王丽丽在长岭县巨宝镇粮库有粮食可以发货给韩强。但由于那几天天气不好,粮库不放粮,加上没找到配货车,双方又是合作多年的熟人,以及当时王丽丽身体不好等原因,所以王丽丽就没有那么急着给韩强送粮。然而距运给韩强的粮食被退仅5天时间,9月8日,韩强打来电话,称不要粮食了,要求王丽丽退回订粮款。

在王丽丽告知韩强她正在白城某医院看病时,韩强便来到医院找到了王丽丽。王丽丽以为韩强不想合作了,只想要回货款,就积极配合韩强,把手里现有的10万块钱(到白城农村信用社取了5万元,又到镇西农村信用社取了5万元)给了韩强。同时王丽丽表示,因为当天是周六无法筹到更多款,9月10日周一时,要粮给粮要钱给钱,任由韩强选择。韩强当场表示同意。随后王丽丽请韩强吃的中午饭。饭后,韩强反悔,以去乌兰浩特取U盾为由,把王丽丽控制在车上,把她的电话关机,使王丽丽没有了人身自由,与外界失去联系。直到当天下午4点多,韩强和他大哥才把王丽丽送到了乌兰浩特公安局。乌兰浩特公安局听信韩强的话,以王丽丽涉嫌诈骗为由,将其拘押。

描述了事情的经过以后,王连军提出了对本案判决的异议,他认为:

1、王丽丽不涉及合同诈骗。

因王丽丽与韩强及刘绍香一直熟识,之间已经有很高的信任度,才能口头订立合同,打款送粮,王丽丽在主观上不存在以占有为目的的诈骗意愿。

王丽丽将粮食送往韩强指定的粮库检验,因粮食不合格才辗转由刘绍香卖到其他粮库。她想把4车玉米分别卖给韩强和刘绍香各2车。有关这一点,警方调查已经证实。

在韩强索要粮款前,王丽丽一直在积极寻找货源,期望能将韩强的4车粮食全部筹到,但在未找到货源之前,韩强已找她想毁约要回货款。王丽丽本身没想毁约或者将粮款据为己有。

2、王丽丽具有积极配合还款的行为,家属也积极配合还款,法院应予以充分考虑。

在韩强索要粮款后,王丽丽第一时间把10万元钱先行付给韩强,她既没有抵赖,又没有逃避躲藏,电话也没有关机,积极配合韩强还款,并表示剩下的粮款过两天还,这证明王丽丽没有想毁约的意愿,也并不想让韩强有经济损失。其父王连军也积极筹措资金,明确表示可以卖掉王丽丽的房子、车子还款,剩下的欠款,自己可以借钱偿还。另外,王连军也是债权人,当即拿出债权相关证明,表示可以向债务人索要钱款还钱。

3、韩强存在不当言行,有涉嫌拘禁的行为。

2018年9月8日,韩强来到白城市找王丽丽,随后把王丽丽一直控制在车内,将其手机关机,不许其下车,王丽丽没有了人身自由。直到下午4点,在王连军指其涉嫌非法拘禁的警示下,才将王丽丽送到乌兰浩特公安局。

2018年9月9日,王丽丽被韩强送至乌兰浩特公安局后,王连军和朋友于春到乌兰浩特公安局找到韩强协商还款事宜,韩强见到他的第一句话就是:“钱带来了吗?就算你现在带钱来了,放不放人也得看我心情。”由此可见,韩强存在对王丽丽实施非法拘禁的违法行为。

4、法院判决时,存在用词不准确以及滥用法条的行为。

在经过一段时间对王丽丽的控制以后,韩强在2018年9月8日下午4点才将王丽丽送到乌兰浩特公安局,法院在判决书上提到了“扭送”这个词,用词十分不准确。

王丽丽当场还了韩强10万元钱,而在法院判决时,却称还该款项为退赃。当时案件并没有定性,更没有确定是否构成诈骗罪,根本不能称为退赃,只是正常的还款行为。

在法院的判决书上,把王丽丽2011年寻衅滋事的案件写在了前面,极有可能误导法院作出不公正判断。

综上所述,王连军认为,王丽丽不构成合同诈骗,同时,要求追究韩强非法拘禁行为。

2019年8月19日,当王连军再次与韩强电话沟通时,韩强说出了开头的那句话,这让王连军心里有了一丝安慰。王连军表示,女儿不能蒙受这样的冤屈,自己一定要追查到底,让这些疑点大白天下,还女儿一个公道!

案件到底会向哪个方向发展?我们拭目以待!

分享到: